cusdis--静态网站的评论系统--hexo下应用

image-20210427111929583

看到这个帖子:最近做了一个开源的 Disqus 替代品

感觉不错。部署也简单。

就直接注册了下,用人家服务器(以后抽空再自建吧)搭建下评论系统。当然,咱这种扑街博客,评论别指望我能马上看到审批。

部署的时候坑发现Hexo版本太老了。内置变量和示例不一样。改成:

1
2
3
4
5
6
7
8
9
<div id="cusdis_thread"
data-host="https://cusdis.com"
data-app-id="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"
data-page-id="<%= post.permalink %>"
data-page-url="<%= post.permalink %>"
data-page-title="<%= post.title %>"
style="margin:12px;"
></div>
<script async defer src="https://cusdis.com/js/cusdis.es.js"></script>

也不是不能用……各位读者忍了吧。

一坛猪油

image-20210420135819167

一坛猪油
作者:迟子建

一九五六年吧,我三十来岁,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。上头的两个是儿子,一个九岁,一个六岁。老小是个丫头,三岁,还得抱在怀里。

那年初夏的一个日子,我在河源老家正喂猪呢,乡邮递员送来一封信,是俺男人老潘写来的,说是组织上给了笔安家费,林业工人可以带家属了。他让我把家里的东西处理一下,带着孩子投奔他去。

老潘打小没爹没娘,他有个弟弟,也在河源。那时家里没值钱的东西,我把被褥、枕头、窗帘、桌椅、锅铲、水瓢、油灯通通给了他。猪被我贱卖了,做路费;房子呢,歪歪斜斜的两间泥屋,很难出手。我正急着,村头的霍大眼找上门来了。霍大眼是个屠夫,家里富裕,他跟我说,他想要这房子做屠宰场,问我用一坛猪油换房子行不。见我犹豫,他就说老潘待的大兴安岭他听人说过,一年有多半年是冬天。除了盐水煮黄豆就没别的吃的,难见荤腥。他这一说,我活心了,跟着他去看那坛猪油。

那是个雪青色的坛子,上着釉,亮闪闪的。先不说里面盛的东西,单说外表,我一眼就喜欢上了。我见过的坛子,不是紫檀色的就是姜黄色的,乌秃秃的,敦实耐用,但不受看。这只坛子呢,天生就带着股勾魂儿的劲儿,不仅颜色和光泽漂亮,身形也是美的。它有一尺来高,两拃来宽,肚子微微凸着,像是女人怀孕四五个月的样子。它的勒口是明黄色的,就像戴着个金项圈,喜气洋洋的。我还没看坛子里的猪油,就对霍大眼说,我乐意用它换房子。

我掀开坛子的盖儿,闻到了一股浓浓的油香,只有新炼出的猪油才会有这么冲的香气啊。再看那油,它竟然灌满了坛子,不像我想的,只有多半坛。那一坛猪油少说也有二十斤啊。猪油雪白雪白的,细腻极了,但我还是怕霍大眼把好油注在上面,下面凝结的却是油渣。我找来一截高粱秆,想探个虚实。我把高粱秆插进猪油的时候,霍大眼在一旁叹着气。我插得很慢,高粱秆进入得很顺畅,一直到底,些微阻碍都没有,说明这油是没杂质的。我抽出高粱秆来的时候,霍大眼说,这坛猪油是新炼的,用了两头猪上好的板油,他嘱咐我不能把猪油送给别人吃,谁想舀个一勺两勺也不行,一定要自己留着,因为这坛猪油他是专为我准备的。他说我若给了不相识的人吃,等于糟践了他的心意。我答应着,搬起这坛猪油出了院子。

继续阅读···

Ubuntu 18.04/20.04 下 编译zxing-cpp for python(支持venv)

zxing-cpp简介

zxing是识别生成二维码的工具库,是一个java库。java的JRE开销其实不小,为了加快效率,zxing-cpp是不错的选择。

zxing-cpp,又有多个变种。这里选择zxing官方库推荐的“recent cpp port”库:

image-20210118171552311

准备工作

  • 工作目录创建

    1
    2
    3
    4
    5
    6
    7
    8
    mkdir /srv/zxing-env -p
    cd /srv/zxing-env
    python3 -m venv venv
    . venv/bin/activate # 之后所有的安装都在这个python虚拟环境中
    # 安装几个python的依赖
    # numpy (1.19.5)
    # Pillow (8.1.0)
    pip install numpy pillow

继续阅读···

趁生命气息逗留

image-20201230172203703

一本很有味道的科幻小说
原著:[美]罗杰·泽拉兹尼
翻译:李克勤

他们叫他弗洛斯特。在上界司命所创造的一切事物中,弗洛斯特是最完美的,最有威力的,也是最难以理解的。

由于这个原因,他有自己的名字:也是由于这个原因,他受命统治地球的一半。

创造弗洛斯特的那一天,上界司命的运行连续性受到了干扰。勉强描述的话,可以说,当时的上界司命陷入了癫狂状态。起因是太阳耀斑以前所未有的强度爆发。爆发持续了三十六个小时。这段时间内,上界司命正在构造最关键的线路。耀斑爆发结束时,弗洛斯特也完成了。

摆在上界司命面前的是一个极其独特的局面:在短暂的神智不清的奇异阶段,他创造了一个奇异的事物。

而且,弗洛斯特是不是设计之初所期望的那件产品,上界司命没有把握。

最初是想设计一台安装在地球表面的信号中转设备。另外,它还应该有能力充当上界司命的代理,协调北半球的一切活动。上界司命测试了这方面的功能,机器的反应完美无瑕。

可是,弗洛斯特确有其与众不同之处,使上界司命感到,必须给它一个名字、一个代称,才与它的身份相符。上界司命的产品与最初意图之间出现偏差,这种事本身就是闻所未闻的。但是,机器的分子线路已经封闭,进一步分析必然会破坏它。弗洛斯特的制造耗费了上界司命太多的时间、精力和材料,不可能因为一点捉摸不定的小问题就拆毁它,尤其是,它的运行无懈可击。

于是,上界司命最奇异的造物受命统治地球的北半部,他们毫无想像力地称他:弗洛斯特。一万年来,弗洛斯特盘踞在地球的北极,北半球哪怕飘落一片雪花都逃不过他的耳目。他指挥并监控着数以千计的重建设备和维护设备的运行。他了解地球的这一半,就像齿轮了解齿轮,电流了解传导体,就像吸尘器了解它的工作范围。

据守南极的是贝塔机,在南半球执行与弗洛斯特相同的工作。

继续阅读···